为患者服务,健康从E民开始...

互助区

有问必答

健康俱乐部

首  页

焦点透视

疾病专题

就医指南

帮您选药

我的保健

健康顾问

健康网刊

   
当前位置>> 首页>>焦点透视>>医风医德>>身边故事>>本页

衡阳医生受辱案的背后

5月11日18点20分,记者赶到位于湖南省衡阳市区的南华大学附一医院时,数百名医务人员正聚集在一起,要求“还我医生尊严”、“维护医院正常秩序”。

当日凌晨,衡阳市郊一3岁男孩来院急诊,经抢救无效于凌晨1时48分死亡。死者的家属及一些不明身份者,对值班医生袁小平大打出手,致使他颅底骨折、颈椎间盘膨出;为“找医院领导”还强迫他抱着死尸达3个多小时,袁小平身心备受摧残。

“5·11”事件经南华大学学生在网上披露后,震惊全国。在一系列卫生医疗改革措施陆续推出的背景下,医患关系这一愈来愈敏感的话题再度成为各界关注焦点。

医院竟成人间炼狱

5月11日零时30分左右,衡阳市郊一位3岁男孩被送到南华大学附一医院急诊。刚接班不久的袁小平发现“患儿呼吸急促、口唇发绀,迅疾送到急救室5号床吸氧”,同时施行一系列抢救措施,并由其父尹盛军在病危通知单上签字。

死者爷爷尹吉国(当时不在现场)的说法是:“我儿媳妇告诉我,孩子刚进医院时还唱了一首儿歌。病危通知是在已经给孩子屁股上打了一针,发现不行了才让签字的。”

凌晨1时48分,孩子的心跳停止;2时10分宣告临床死亡。据袁小平介绍,患儿死后,其父母就离开了病室。大约5分钟后,来了两个自称是死者父母朋友的人,在听完自己对孩子死因的解释后,要求对孩子未用完的药物予以保留,患儿尸体待其爷爷看一眼后交医院处理。袁小平当即表示同意。可是,随后死者未用完的输液瓶被撤下了,这成为袁医生受辱的导火索。

输液瓶为什么会被撤掉?据衡阳市政府处理此事的负责人介绍,是因为当晚急诊病人较多,当值护士在不知情的情况下“在腾出床位时撤掉的”。袁小平接受采访时解释说,这是医院将尸体送太平间前应做的必要料理,包括清洁、整理衣服、撤除各种治疗等,而“未用完的输液瓶至今还保留着”。

这引起了4时30分左右赶到的死者家属的极大愤怒,认为院方“破坏了现场”、“企图消灭证据”,遂将桌上装有消毒液、用来盛温度计的两个搪瓷缸掷向袁小平。接着又一个盛蒸馏水的2.5升的搪瓷缸击中了他的右耳。此时袁小平身上被淋湿,右耳流血。

死者家属方多次提出要见医院领导,没有结果后,对袁小平的攻击开始升级。

据袁小平自述和医院急诊科护士薛永姣、急诊科主任王芳顺等多名目击者介绍,从早上6点左右开始,袁被胁迫抱着患儿尸体,在医院游走“找医院领导”。袁小平回忆说:“刚被推出急诊科,左后颈部就挨了重重一击,后来据目击者说是一个20来岁的青年用铁棒打的。”这正是导致他颅底和颈部受伤的重重一击。

从设在医院门诊大楼的急诊科经过医院办公楼到家属区,又从家属区走回来,袁小平说:“我被他们推着,这样赤着脚(拖鞋在遭殴打中掉了)走了两个回合,大概二三十分钟。”

8点左右,死者家属将袁小平推到门诊大门前,让他面对街道抱着死者,对围观群众喊:“这小孩是我一针打死的”。袁小平说:“对于一个医生来说,这种屈辱是无法用言语表达的,我当然不能喊。”但拳脚随即雨点样落到了他身上。为了减少肉体创伤,保留生命,袁小平说:“我终于违心地喊出了一生中最耻辱的一句话。”

到上午9时左右,袁小平被医院职工、医学院实习医生解救出来时,他已被限制自由4个多小时,被迫抱着患儿尸体达3小时左右。参加解救的医院外科主任说:“当时袁医生目光呆滞,让他把尸体放下他都不会放。”

急诊内科当天的值班医生曾斌说:“一个教授就这样被他们赤脚游行,整个场面就像电影里看到的白色恐怖世界。我们医院在场的人全都哭了。”

医患矛盾升级谁之过

据了解,这是南华大学附一医院一个月内发生的第二起殴打医生、扰乱医院正常秩序的事件。

4月10日晚10时,衡阳市一房地产集团负责人李某某送其饮酒过量的妻子来医院急诊,因认为当值医生周小和用药慢,就抢过处方和输液卡,扯下周的听诊器抽打他,随李某某来的人拥上来一起拳打脚踢。

大概一刻钟后,李某某用手机邀集了数十人冲进了医院,并与医院保安发生冲突。4名保安被打伤住院治疗,医院急诊科近3小时无法工作。周小和在躲了四五十分钟后才被110干警救出。这一事件至今尚未处理。

记者从衡阳市公安局110出警大队了解到,去年仅南华大学附一医院发生的比较大的医患纠纷至少就有7起。

衡阳“5·11”事件的发生,再度提醒人们关注医患矛盾频发后的深层次原因。

医院重程序服务轻人文关怀。引发事件的导火索是患儿死后身上的输液瓶等治疗被撤掉。从技术层面说,医院是按“医疗常规”操作,本无可厚非;但对于刚刚承受失去孩子之痛的家属方来说,医院无视双方事先约定,采取的这些行动无疑深深刺激了他们本已十分脆弱的神经。

院方的漠然、推诿,使医患纠纷控制和处理的最佳时机丧失。据调查,袁小平从凌晨5时被挟持,到早上7时40分间,“竟无一位医院领导出面做协调阻止工作”。据了解,能躲就躲、躲不了就赔钱了事这是当前许多医院采取的一致做法。

重构和谐医患关系

5月28日,衡阳警方正式向外界宣布,直接造成“5·11”医生受辱事件的3个人——死者爷爷尹吉国、姑姑尹盛美、舅舅黄叔军(在逃)已于23日被警方以“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”正式批捕。对于26岁的尹盛军来说,刚经丧子之痛,亲人又身陷牢狱,这样的结果,也许是始料未及的。不管这起震惊全国的医生受辱案最后的处理结果如何,它留给当事各方肉体和心灵的创伤显然是短时间内无法愈合的。

更值得关注的是,日趋紧张的医患关系正在严重冲击着医疗服务市场。

由于心存恐惧,衡阳“5·11”事件发生后的第二天,袁小平所在的小儿科的同事就集体向院方提出辞职或内退。据了解,这家堪称“湘南最好的医院”近年来医生流失现象较严重,50来岁的医生走了一半。“白衣天使”的称谓在医务人员自身心目里不再能激起职业自豪感。

同时患者对医生的信任逐渐瓦解,时刻警惕医生是否开大处方、大赚黑心钱。

可喜的是,新近关于实行医疗机构举证倒置的若干规定及《医疗事故处理条例》的出台,为科学公正处理医患纠纷提供了法律依据。

有关人士建议,国家应把试验阶段的医疗职务保险制度完善后尽快推向全国。

《江南时报》


发表评论  


 

 

 

征代理商| 关于E民 | 推广联盟 | 栏目导航 | 投稿信箱 | 联系我们

Copyright(C) 2000-2002.All Rights Reserved
E民医药网版权所有

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文    江苏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文